Sunday, May 13, 2012

end of neuro


今早七点自动起身,发现我不需要去医院follow up,幸福的钻入被单,享受那种半冷半热的温度。今天的我应该做什么。好像和世界脱离了很久,给我这个时间奢侈,不想浪费。

见到几个很久不见的朋友,才发现,我在这几个星期里,真的非常开心。是否因为自己做着自己喜欢做的,还是脱离了非言非语,我不确定。婉湘说我逃避现实。湘微说我在第一个stase,和合的来得组员,进了自己喜欢的neuro,结合了天时、地利、人和。怎样都好,我能够非常肯定,我的笑真实了很多。当世界上的种种谎言和虚伪都不关我的事的时候,我还需要烦吗?

想维持这种感觉久一点。